客服热线:400-0852-088
首页>行业资讯

IPO动态长源东谷之谜:产能利用率不足仍募资扩产,大客户与供应商关系错综复杂

发布时间:2019-08-19 08:10

2018年6月,襄阳长源东谷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源东谷”)披露招股书,拟挂牌上海证券交易所。

表面上看,长源东谷实力可观,2015-2017年,其营业收入由7.61亿元增至11.6亿元,复合增长率为23.46%;净利润由8574.32万元增至2亿元,复合增长率为52.57%。

然而,业绩“光鲜亮丽”的背后,长源东谷面临产能利用不充分、客户集中度较高、资产负债率高等问题。除此之外,在李氏家族控制下,公司一边举债经营,一边却大手笔分红,令人不解。

募投项目合理性待考

长源东谷成立于2001年,主营柴油发动机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业务,产品包括柴油发动机缸体、缸盖、连杆、飞轮壳、主轴承盖、排气管及齿轮室等,主要销售给大型整车生产厂商。

根据招股书,本次长源东谷拟公开发行不超过5788.05万股,占公司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募集资金12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本次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公司主营业务相关的用途。

其中,公司拟分别投入6.05亿元、1.67亿元、1.58亿元募集资金用于长源朗弘玉柴国六缸体、缸盖;长源东谷东风康明斯13L缸体、缸盖;长源东谷玉柴连杆、康明斯连杆等新建项目,合计金额为9.3亿元。

长源东谷表示,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实施后,公司的盈利能力、财务状况将会得到提升和改善,同时,也将增强其市场竞争力。

不过,财经网注意到,近年来,长源东谷的缸体、缸盖、连杆等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并不饱和。

2015-2018年6月,公司缸体、缸盖的产能利用率徘徊在60%-85%之间;连杆的产能利用率为75%-95%。除了连杆的产能利用率在2018年上半年达到90%以上,报告期内,公司的缸体、缸盖的产能利用率均不足90%。

在此情况下,公司耗资逾9亿元用于缸体、缸盖等产品的产能扩建是否合理呢?

对此,长源东谷在招股书里表示,公司募集资金投资方向中的产能新建项目均与客户签署了正式的合作协议,按照客户的产品生产计划,需求量将逐年上升。

据悉,募投项目全部达产之后,长源东谷将形成年产合计21.44万台缸体类、15.54万台缸盖类、246.32万件连杆类产品的生产能力。

其中,对于新增的玉柴缸体、缸盖、连杆产能,公司将悉数销售给广西玉柴机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广西玉柴”);而新增的东风康明斯缸体、缸盖、连杆产能,公司已与东风康明斯发动机有限公司(下称“东风康明斯”)签署了销售协议。

天眼查显示,广西玉柴成立于1993年,是中国最大的内燃机生产基地,主营柴油机、汽油机、发电机组、小型工程机械的制造销售等业务。

2017年,长源东谷与广西玉柴签订《玉柴国六气缸体气缸盖加工项目框架协议》,广西玉柴委托公司为国六产品的气缸体、气缸盖进行加工,而公司承诺提供符合要求的加工生产线,并确保该生产线在2019年6月30日前开始批量生产,满足广西玉柴订单需求。

汽车研究网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车用柴油机市场累计销售150.36万台,同比下降4.5%;其中,广西玉柴柴油机销量25.48万辆,同比下降3.07%。

从数据上看,广西玉柴柴油机销量居行业第一。不过,柴油机市场竞争激烈,不仅有江铃控股、北汽福田、一汽集团、长城汽车等综合车企,还有安徽全柴、云内动力(000903.SZ)等专注发动机的企业。

据云内动力年报显示,2018年,我国汽车产业28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产销量较上年同期分别下降4.16%和2.76%;内燃机行业2018年车用柴油机产销量同比分别下降17.7%和17.1%,行业竞争日趋白热化。

若未来受下游市场影响,广西玉柴柴油机销量不及预期,那么,长源东谷的缸体、缸盖、连杆过剩产能将如何消化呢?

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斥资2亿分红

除了募投项目的合理性待考,长源东谷募集资金的另一用途同样令人疑惑。

长源东谷拟划拨2.16亿元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但招股书显示,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现金能力较强。报告期内,长源东谷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72亿元、1.02亿元、2.52亿元、1.56亿元。

在现金流充裕的情况下,长源东谷为何还要补充流动资金呢?

对此,证监会也在反馈意见中,要求长源东谷详细说明募集资金补充流动资金的必要性。

长源东谷表示,本次募集资金补充流动资金项目有助于缓解公司快速扩张带来的资金压力;提高公司偿债能力,降低财务杠杆与短期偿债风险;提高公司盈利水平。

据悉,近年来,为了扩大公司的生产能力和产销规模,满足日益增长的资金需求,长源东谷的借款金额逐年增加。

招股书显示,2015-2018年6月,公司短期借款由500万元增至4000万元,增幅为700%;长期借款由2.39亿元增至8.1亿元,增幅为238.91%。

借款增加,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也越来越高。报告期内,长源东谷资产负债率增长了近十个百分点,由56.2%增至66.6%,而其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平均值分别为44.31%、40.13%、32.55%、34.03%,公司资产负债率远高于行业均值。

此外,随着债务不断攀升,公司财务费用也“水涨船高”。

报告期内,长源东谷的财务费用分别为335.97万元、368.89万元、925.73万元、479.19万元,占营业收入比重由0.44%增加至0.85%。其中,公司借款产生的利息费用分别为1239.44万元、800.07万元、1520.96万元、1486.37万元。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公司一边“举债经营”,一边高额分红。

招股书显示,2015年、2017年,长源东谷分别派发现金红利8000万元、1.2亿元,分别占同期净利润的93.3%、60.13%。从公司的股权结构来看,大部分分红都落入了公司实控人家族的口袋。

长源东谷的实控人为李佐元,持有52.67%的公司股份,其妻子徐能琛、儿子李险峰、女儿李从容又分别持有14.96%、7.48%、7.48%的公司股份。因此,报告期内,李氏家族合计持有82.59%的公司股份,合计分红1.65亿元。

大客户关系“成迷”,产品售价存差异

翻阅招股书可知,近几年,长源东谷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较为可观。

2015-2018年6月,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61亿元、8.71亿元、11.6亿元、5.63亿元;实现净利润8574.32万元、1.06亿元、2亿元、9868.8万元,且2018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比2015年全年的净利润还要多出1294.48万元。

然而,长源东谷业绩“光鲜亮丽”的背后,客户集中度较高、营收过度依赖单一大客户的风险不容忽视。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的主要客户为北京福田康明斯发动机有限公司(下称“福田康明斯”)、东风康明斯、东风商用车有限公司(下称“东风商用车”),未发生过变动。

2015-2018年6月,长源东谷对上述三家主要客户的销售收入合计为7.43亿元、8.54亿元、11.36亿元、5.47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97.62%、98.03%、97.94%、97.21%。其中,公司第一大客户福田康明斯的销售收入占当期销售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7.23%、79.5%、73.79%、63.26%,超过公司营业收入的五成。

值得一提的是,长源东谷存大客户依赖的同时,其主要客户之间似乎互存潜在联系。

返回列表>>